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前沿 >> 大选 >> 正文

喜剧综艺陷入发展困境提升节目品质需回归作

2019-03-26 02:35:19

一线导读:近年来,喜剧综艺在节目模式和表达方式上不断做出创新和调整,但仍然无法摆脱口碑的不断滑坡的困境,同时喜剧人过度曝光、观

一线导读:近年来,喜剧综艺在节目模式和表达方式上不断做出创新和调整,但仍然无法摆脱口碑的不断滑坡的困境,同时喜剧人过度曝光、观众的审美疲劳等问题也日益显现,其实无论节目如何千变万化,喜剧综艺能否成功最终仍要回归喜剧作品本身。

文丨包凌君

来源丨收视中国 (ID:shoushizhongguo)

2014年有东方卫视《笑傲江湖》、安徽卫视《超级笑星》、浙江卫视《中国喜剧星》、湖北卫视《我为喜剧狂》、湖南卫视《我们都爱笑》及江西卫视《谁能逗乐喜剧明星》等,这一年堪称是中国电视业的喜剧大年。之后的两三年间,各大卫视又相继推出了《欢乐喜剧人》、《今夜百乐门》、《跨界喜剧王》、《开心剧乐部》、《喜剧总动员》等。本文将以CSM71城收视调查数据为基点,梳理观察近三年来卫视喜剧类节目的节目模式及收视变化。

近年来喜剧类节目发展及收视变化

本节将主要从节目模式和表现手法两方面进行阐述分析。近年来,荧屏已播的喜剧节目已多达几十档。从平台播出情况来看,喜剧节目主要集中于东方和浙江两大卫视。

2016年北京卫视推出了“明星跨界喜剧竞技”的概念,自此也加入到卫视的喜剧大战中。另外如安徽卫视、江西卫视、湖南卫视早前也曾有过同类节目参与同期竞争。今年,喜剧节目的播出量有所下滑,荧屏在播的仅剩湖北卫视《我为喜剧狂》、东方卫视《笑傲江湖之笑声传奇》《欢乐喜剧人》、北京卫视《跨界喜剧王》、浙江卫视《喜剧总动员》以及新上线的《开心剧乐部》。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节目除了在卫视平台独播之外,竞争也衍生至了视频站:《我为喜剧狂》由爱奇异独播;《欢乐喜剧人》由优酷独播,甚至还采用了会员免费而非会员只能试看前5分钟的机制。此外,视频站也会利用独播契机,制作如《欢乐喜剧人Plus》的精选节目。从播出周天来看,近一半的节目选择了在周六播出,旨在创造一个相对而言令人轻松愉悦和感到休闲的时光。其他则分布在周日、周四和周五。从播出时间来看,绝大多数节目选择了“920”时段播出。

广电总局曾在2016年的6月发布了《关于大力推动广播电视节目自主创新工作的通知》,其中有规定:“做好节目编排,把“920”时段作为推动节目自主创新的重要基地。各电视上星综合频道要注意安排好“920”时段节目,加大节目自主创新力度,在不同主题不同领域开发多样态、差异化的节目,力求电视荧屏丰富多彩。”众所周知,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源远流长,文化产品堪比百鸟朝凤,与其形式紧密相融的喜剧类节目作为原创节目的发动机,成为非常契合“920”时段播出的节目类型之一。

1、节目模式及收视变化

2013年以来,喜剧类节目的模式历经了从“素人竞技-喜剧人竞技-明星跨界合作-星素互动”等多个阶段。具体来看,早年以《超级笑星》《中国喜剧星》《我为喜剧狂》《谁能逗乐喜剧明星》《笑傲江湖》为代表的几档节目主要是“素人的喜剧选秀场”。其中,做的比较成功的是东方卫视的《笑傲江湖》,第一季自2014年首播,已连播三季。节目定位“喜剧真人秀”,顾名思义即喜剧是外因,核心是真人秀。

起初,节目组在第一季的选拔上选择了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平常老百姓,节目最大的特点就是,这不单纯是一场素人竞技的喜剧比赛,而是适当放大选手个人以及他们的故事。再通过喜剧这个形式传达给观众乐观向上的情绪状态和“笑对人生”的态度。

从CSM71城收视调查数据来看,《笑傲江湖》播出三季以来收视表现一直维稳在高位。并且在经过第一季的制作播出试水之后,后面两季在制作和表现形式上也更加成熟,同时收视表现也更高。其中,又以第二季为甚,14期的平均收视达到2.2%,最后一期的巅峰之战又以3.1%的高收视完美收官。也是从第二季开始,节目对选手的选拔也渐渐从“素人”转向“伪素人”,当中也不乏中戏毕业生以及师承郭德纲的德云兄弟们。

除此以外,由《笑傲江湖》选拔出的民间笑匠们又集结在了另一档节目《笑傲帮》中。而这档在每周五晚22:00点播出的衍生节目共12期在71城的平均收视为0.6%,虽表现平稳,但远不及前者的影响力。

第二类即是有舞台剧功底的专业喜剧人之间的竞技,代表作如东方卫视《欢乐喜剧人》。节目第一季邀请到贾玲、曹云金、宋小宝、沈腾等,当季即捧红了沈腾和开心麻花,其出品的电影《夏洛特烦恼》创造了14.41亿元的票房。同年另一部喜剧电影《煎饼侠》也突破了11.59亿元的票房,可以说一系列喜剧电影的热映也反哺了喜剧节目的热播。而在电影中露面的岳云鹏、艾伦等人也被邀请到第二季的舞台。喜剧产业因电视节目再次焕发生机,两者相辅相成,并渐渐养成喜剧综艺的观众群。

从收视表现来看,节目播出三季以来,以第二季的收视效果最佳,全年12期平均收视高达2.6%,峰值突破3.2%。节目第一季的收视虽不及后两季,但是全年呈现向上攀升的趋势,71城市收视率以0.9%起步,自第9期开始维稳在1.5%,并以1.6%完美收官。

2016年同时期播出的还有北京卫视《跨界喜剧王》和浙江卫视《喜剧总动员》,标志着喜剧节目热渐渐走向了“明星跨界领域”,专业的喜剧演员搭档来自音乐界、演艺界、影视界、文化界、体育界甚至是商界领域,名人共同参与竞演。

两档节目都选择周六播出且都有 “明星跨界”的元素,舞台风格上较多地偏向于“搞笑+煽情”。两档节目的竞争实力相当,观众群也较为重叠,都以女性偏多,年龄也较为集中在25-54岁的社会中坚力量,超过三分之一为大学及以上的高学历背景。

广电总局再次下发的《关于加强真人秀节目管理的通知》指出,“要依据节目内容确定参与节目的嘉宾人选,提高普通群众参与真人秀节目的人数比例。要摒弃靠明星博收视的错误认识,纠正单纯依赖明星的倾向,不能把节目变成拼明星和炫富的场所。”

在此背景下,2017年的喜剧节目也迈向了“星素互动”的阶段。代表节目有东方卫视《笑傲江湖之笑声传奇》、浙江卫视《开心剧乐部》。前者偏向新锐笑匠与传奇笑匠的竞技;后者则由贾玲带领民间的喜剧新人与影视嘉宾展开现场即兴飙戏,完成即兴喜剧的挑战。

但值得一提的是,两档节目的“素人”其实都是有一定舞台经验的“伪素人”,前者有“剧场之王”之称的周云鹏、“相声新势力”卢鑫和玉浩,后者也有不少是大碗娱乐的签约艺人。从71城收视数据来看,今年新推的两档节目虽然保持了比较稳定的收视态势但并不出彩。纵观上述几档节目,近年来喜剧节目在节目模式上是动足脑筋且年年创新,从最初的“素人竞技”到“明星跨界”再到后来结合广电政策推出的“星素互动”,但是从收视表现来看喜剧节目热似乎已慢慢降温。

2、节目表现形式的变化

喜剧节目在荧屏之上的表现形式仍是以舞台竞演为主,融合相声、歌舞、小品、曲艺、默剧、杂技、魔术、变脸等形式呈现。东方卫视《今夜百乐门》在一片“喜剧舞台竞演”中开创先河,节目形式定位场景式喜剧综艺秀,回归轻松搞笑的“百乐门”剧院式喜剧秀,主持人金星携多位常驻卡司和客座嘉宾参与节目,他们有着千变万化的职业和身份,穿梭于不同的场景之中。

节目中的喜剧作品短小精悍又笑点密集,保留海派喜剧的同时,又能结合时事热点且包袱不断。除金星本身的话题影响力得到提升之外,也捧红了张海宇和蒋易这对“宇易组合”以及金靖和刘胜瑛的“金瑛组合”。而正是因为创作团队对于社会热点的反应更为灵敏,节目也与年轻观众走得更近。从节目的观众结构来看,25-54岁的中青年观众占比超过62%,大学及以上学历背景的观众超过35%,这类人群的集中度也更高。

除了表现形式独具一格外,节目的另外一大亮点是,邀请到的客座嘉宾也非常善于在节目中自嘲自黑,为节目带来笑点和爆点。如黄晓明曾在节目的第一期就抛出“很多人都说我的唱功差,请大家注意,我是一名演员,我连演技都没有,还要求我的唱功?”;邓紫棋也曾在节目中自黑,拿“皮裤、耍大牌、身高”做文章;甚至连天王黎明也曾调侃自己演技一般,唱歌跑调。

正是这样一档摆脱了喜剧竞演带点毒舌有点吐槽的节目,在播出后获得了各方好评,的确,无论节目模式与形式如何千变万化,喜剧综艺能否成功最终仍要回归喜剧作品本身。

喜剧节目发展困境

喜剧节目发展至今,也面临不少困顿。首先就是用人荒,很明显,主持人及嘉宾选手的出场重复率过高。光是郭德纲,就能看到他在几档节目中主持大局或是担任评审。而活跃于荧屏的嘉宾选手也都主要集中在德云兄弟、开心麻花、大碗娱乐,难免让人产生审美疲劳。喜剧创作是一个艰难的过程,需要慢工出细活“磨出来”。

而这样的高频次也令人担忧喜剧资源是否会被集中开采而导致过度消耗?其实从收视数据来看,喜剧节目的表现非常稳定,如上文所述,不少节目也聚集了年轻高学历的观众群。可见,观众对喜剧节目的刚需并未衰减,但喜剧人的繁荣之景会不会是昙花一现,又如何避免昙花一现,值得深思

喜剧综艺陷入发展困境提升节目品质需回归作

其次,除了喜剧资源的重复利用外,同其他节目一样,喜剧类节目也愈来愈趋向于同质化,内容缺乏新意。而在我们的邻国,韩国KBS《Gag Concert》(又名《搞笑演唱会》)是一档自1999年开播,目前已走过18个年头的老牌搞笑节目,节目由韩国笑星进行演绎,每期有固定的人气环节,此外也会不时邀请到当红明星参与。

观众可以在节目的第一环节“let it be”中就看到以音乐剧形式呈现调侃办公室及社会文化的现象百态,如“加班到12点还要被部长拉着去帐篷小店喝酒文化”、“在公司只要英语说得好就是英雄”、“女职员之间流行的海外直购”、“5月送礼忙”等等。

无论什么内容,最终都以“各位加油,各位要笑,就算艰难困苦,也要微笑面对”结尾,给观众以连贯的温馨之感。节目也注重与台下观众的互动,利用内容制造人浪互动等。而这样一档常青节目也曾面临收视危机,2014年SBS《寻笑人》的诞生更是与其产生正面冲击。两档节目的成功源于观众的“感同身受”,在欢笑中调侃社会热点、针砭时事以及约定俗成的文化现象,很难不与台下及电视观众产生共鸣引、爆笑点。

而由于两国之间民俗文化、社会现象、政策导向的大不相同,模式可以参照,但内容不能雷同。因为喜剧的创作本源一定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能映照社会问题,生活文化现象,让人产生“感同身受”之感是其高阶表达。

Kanter Media Audience中国区资深数据科学家郑维东先生也曾在“电视综艺向喜而忧”一文中提到“神清气爽的魂儿最重要。魂儿从哪里来?魂儿可不是模式,模式可以拷贝,可以模仿,可以革新,可以原创,魂儿不能。节目要有魂儿,就需要研究社会变化,研究流行思潮,研究人本人性,研究人心相向,这是做出好节目的根。喜剧大综艺节目,既是才艺秀,也是生活秀。只靠喜剧明星卖萌而不联动真情实感,算不上好的才艺秀;剧情脱离现实,脱节人性,则不能联通生活,升华情感,更难诠释家国情怀。看似小要求,却是大目标。”

当然,从电视人的角度而言,传统媒体作为喉舌之用又很难在创作上有所突破,电视作为传统的大众媒体,在信息采集和加工过程中起着“把关人”的作用,节目内容要体现传播人员的价值和倾向;要符合社会文化规范,即传播内容必须符合社会和受众的一般文化规范和价值标准。

而从最近广电总局又下发的《关于把电视上星综合频道办成讲导向、有文化的传播平台的通知》可以看出,近些年来广电总局对于卫视频道的整体调控思路为轻娱乐,重文化。可见未来的电视平台将会越来越注重公共职能,这似乎也与喜剧本身充满矛盾。如何解决两者的矛盾,找到两全其美的好的方法呈现出来,这样的“握手言和”是棘手而又重要的问题。

第三,众所周知,南北文化差异不同,生活习惯不同,连菜品口味都不同,何况是笑点?就好比北方观众爱看的相声和小品,那些笑到岔不过气的梗抛给南方观众时,可能接都接不住,完全不知所云。而上海本地观众爱看的“滑稽戏”却多年来上不了春晚的舞台。

但“本土化原创”、“笑侃文化现象”、“抓社会热点”却偏偏是喜剧节目的魂儿,从71城市分城收视表现来看,喜剧节目显然在北方地区的收视更高。《笑傲江湖》除在上海本地的收视较高以外,其在唐山、大连、沈阳等北方地区同样受到欢迎。《欢乐喜剧人》除在上海本地外,在沈阳、唐山、哈尔滨等北方地区也受到欢迎。《跨界喜剧王》播出两季以来,也在北京、沈阳和唐山等北方地区的收视表现更好。反观保留了海派文化的《今夜百乐门》,除在上海本地外,在成都及武汉中西部地区的收视也超过2%,在南方地区更显优势。作为覆盖全国的上星频道,节目在创作最初也要考虑融到北方气息和南方味道的不同,因地制宜对症下药。

结语

综上所述,2014年是喜剧元年,也是中国电视业的喜剧大年。喜剧节目在这一年蓬勃发展,喜剧产业因电视节目而焕发生机。从节目模式来看,喜剧类节目经历了“素人竞技”-“喜剧人竞技”-“明星跨界合作”到“星素互动”四个阶段。表现形式多种多样,融合相声、歌舞、小品、曲艺、默剧、杂技、魔术、变脸及剧院式场景喜剧秀。参演嘉宾、评委覆盖音乐界、演艺界、影视界、文化界、体育界甚至是商界多领域。

然而,随着喜剧综艺节目第N季的口碑滑坡,也面临“用人荒”难题,喜剧人的高频率曝光,喜剧资源的快速消耗,观众的审美疲劳等问题日益显现。好的喜剧节目需要研究社会变化,研究流行思潮,研究人本人性,研究人心相向,它映照的是社会问题,生活文化现象和普通人最“心有戚戚焉”的心声让观众笑出声是所有人都期望的,我们需要喜剧创作者们在搞笑之路上继续认真下去。

原创稿件转载请务必联系授权。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与后台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相关Tags:

痛经可以喝益母颗粒吗
经期推后颜色发黑
小儿感冒药有啥区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