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装备探讨 >> 坦克

富安小镇为世界高级丝定价

2020-11-20 11:34:42

富安小镇, 为世界高级丝定价

“这是法国爱马仕公司老板赠送的。”69岁的江苏富安茧丝绸股份公司董事长卢克松打开包装盒,取出一条橙色大丝巾,让“团起来揉”,再轻轻抖开,丝面又平滑如初。

他翻出中储存的照片,指点道:LV、香奈尔、爱马仕、阿玛尼等世界奢侈品牌的生产商,如来中国,多半辗转到位于盐城东台市富安镇的公司,聊聊国际丝绸行情,敲定原料订单。

老卢说这话时神情淡定,底气十足。由于全球每一年使用的1000吨高级生丝中,有600吨来自中国,其中老卢公司又占300吨。富安小镇,是国际高级生丝最大生产基地,掌控着国际高级生丝定价权。

提供其余300吨高级生丝国内企业,难道就没有话语权?“问得好!”老卢接过话在说,那十几家企业分散在全国4五个省,范围不太大。关键是,他们没有自己主导的桑园,没法控制栽桑面积和蚕茧质量。

说着,他递给一份《富安镇2005年到2014年桑园面积和蚕茧收购统计表》——10年来,全镇桑园面积一直稳定在5万亩,在全国乡镇中位居首位。

“稳桑,重在保蚕农利益。”老卢说,他们率先在全国创建“公司+蚕业合作社+农户”的茧丝绸贸工农一体化产业模式,蚕农按合同养“标准蚕”,公司提供多项技术服务,并按保护价定购优秀茧,蚕农还享受公司利润的“二次分红”。“收入有增无减,谁还砍桑?”

国内国际蚕桑市场延续低迷,让丝绸企业朝不保夕,反哺蚕农,谈何容易?“宁亏企业、不亏蚕农!”这位原全国人大代表面色凝重地回忆起1996年往事:1年前定的收购保护价,每公斤比收茧时的市场价贵10元。我们认亏吃,咬咬牙,从银行贷了1500万元,用于收购和分红。“人心都是肉长的,蚕农主动挑最好的茧卖给我们。公司和蚕农一家亲。”

在去老卢公司途中,偶遇在桑园除草的富北村4组顾成友。他告知,家里种了3亩桑,10多年来,收入只增不减。加上“二次分红”,去年亩均纯收入到达5000元,相当于种水稻的三四倍。“只要随着公司养蚕,没有住平房的,都是两层以上小楼。”顺着他手指方向,桑园尽头,满是整齐的楼房。“我就盼望公司挣大钱,我发小财。”他希望把这话,捎给卢克松。

筋骨疼痛外用药
积食推拿
小儿积食发烧症状
妇科
泌尿外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